歡迎訪問黃岡市總工會網站!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職工文苑

主題征文分享│懷念殷東山先生

信息來源: 時間:2023-12-25 12:44:38 瀏覽量:
懷念殷東山先生
作者:團風縣回龍山中心醫院 童薇

      “金銀花10克  連翹15克  淡竹葉12克 ......”一張手寫的中藥處方從落滿塵埃的木制柜頂飄然而下,四散逃竄的微塵隨之飛揚在夏日燦然的陽光下,游離的目光猝然與那一味味融入血脈的藥名相遇,過往的記憶紛至沓來,順流而下,與那張霉跡斑駁的處方一起跌入記憶的谷底......

      這張處方出自殷東山老先生之手,他那手方正有力中透著幾分灑脫的字體,是我再熟悉不過的,也是絕不會遺忘的。只是,此生再也看不到殷老先生提筆寫處方的樣子,他的處方也將成為絕版的珍藏。
 
      他走了,似那秋積霜的降落,無聲無息。他消逝在2022年那個冷峻的冬日里,不曾告別,我們亦無法送別,于我而言,無疑是莫大的遺憾。
 
      殷先生是土生土長的回龍山人,他出生于40年代初,在那個貧瘠動蕩的年代,十幾歲的他便跟師學習岐黃之術,他勤奮好學,刻苦鉆研,終有所得。
 
      曾聽老一輩的醫院職工講,殷老先生曾輾轉在回龍山鎮多個鄉村衛生所坐診,那時候交通不便,只能步行著去出診,在回龍山大大小小的鄉道上都曾留下過他無悔的足跡。

      我與殷老先生結緣于2009年,彼時的我還是初入中藥崗的“新人”,而殷先生是醫院門診部退休后返聘的副教授中醫師,所以每天接觸最多的便是殷先生的中藥處方,那時候,我們可以從殷先生的筆跡中推測出中醫診室的患者量,人數眾多的時候,殷老先生的字是瀟灑、飄逸的,人數不多的時候,他的字是蒼勁有力的。
 
      在從業的數十年光陰里,也曾調劑過許多醫師的處方,一直沒有遇到比殷先生的字更為好看的,亦如他的為人一樣,正直善良,高潔仁愛。
 
      回首望去,我已然在殷老先生身邊工作了十多年,十多年的時光里,我見過太多讓人動容的畫面,也曾經歷過許多溫暖的瞬間,現在憶起心間仍會涌出汨汨的暖流。
 
      “醫若施,善行必先至。醫者,看的是病,救的是心,給的是情”。殷先生那一輩的醫者,十分珍視自己的醫德,他們自小便在苦水中浸泡著長大,所以深深懂得基層老百姓的不易,也時刻用自己的言行維護著患者的體面,給予他們患病時刻最溫暖的關懷。   

      殷先生作為醫院唯一的老中醫,人早已退休,但一直堅守在工作崗位上,履行一名醫者的天職,從不懈怠。他雖身患痛風、高血壓等多種老年人病癥,還兼有心臟病,但他風雨無阻地堅持在門診部坐診,有時還帶病坐診。每天上班,他來得最早,走得最晚,盡心盡力為病人醫治。他還擁有一顆悲憫之心,有些孤寡老人看病沒有帶夠錢,殷先生會主動為之墊付,有人送還,也有人不了了之,殷先生總是淡然一笑,不詢問,不計較。他明白,也能理解鄉村老人的不易與難處。
 
      記憶中,在我從業的十年時光、三萬多個日月里,殷先生的假期屈指可數,因為慕名找他求醫問藥的人絡繹不絕,有來自省外的,也有來自市區的,更多的是本地的常住居民,即使在大年三十,只要有病人來找他,他都會照常開方抓藥,從不怠慢。

      俗話說“醫者不能自醫,渡人卻不能渡己”,殷老先生一輩子醫人無數,卻無法為自己解除病痛,更要常年經受著病痛的折磨,特別是在經歷疫情的幾年里,他的身體也一直不太好。
 
      2022年初在經歷過一場大型手術后,他整個人消瘦了二三十斤。在殷先生術后休養的日子里,依然有病人遠道而來找他開方治療,為了不讓他們打擾到先生,同事們只能如實告知,殷先生身體不好,在家休養,可病人依然不管不顧地上門求醫,每每如此,殷先生都會拖著沉重的病軀到門診為病人看病。猶記得,直至最后他病入膏肓的那段日子里,他亦步履蹣跚地來到診室,顫抖著雙手寫下中藥處方。
 
      他這一輩子不曾有過豪言壯語,只是默默用行動感染著身邊人,讓大家明白真正的“為醫之道”,什么是“學無止境”。記得他曾跟我說,“無論在哪里,都不要忘記學習,從事任何職業,都應當活到老,學到老......”。
 
      日光漫漶的夏日午后,細碎靈動的陽光穿過窗前層層疊疊的叢蔭,流淌在清新翠綠的葉脈上,跳躍在被翻得破舊的醫學古籍中,殷老先生戴著眼鏡端坐在桌前,時不時地翻閱,時不時地小聲默誦......
 
      樣一個畫面,永遠定格在我記憶的最深處。他那亙古不變的坐姿,他對學習鍥而不舍的追求,他的音容笑貌......仿佛一如往日那般真實地閃現在眼前,鮮活、靈動,好似從不曾離我們而去。

      他給予過我的教誨與幫助,一直銘記于心,不敢相忘。那是剛到中藥房的日子,每天都會去殷先生的診室學習,殷先生每天都會出一道中藥題,譬如:葳蕤是哪味藥的別名、青皮與枳實的性味功能及區別,再到后來考驗方劑學,也因為于此,我在從事中藥的幾年時光里,斷斷續續讀過《黃帝內經》、《本草綱目》、《方劑學》,也嘗試著背誦了藥性賦、湯頭歌訣,只是沒能堅持下去。之后的幾年里也努力提升學歷,考取了執業證,拿下了職稱證,但,感覺自己離一名真正的中醫藥人還很遠,因為與殷老先生的篤學不倦,精進不休相比,我還未真正入得學習之門。

      雖然,已離開中藥崗一年有余,但時常會憶起殷先生,想起他的為醫之道,為學之道,為人之道。殷先生把一生獻給了基層的中醫藥事業,在這片紅色的熱土上堅守了六十多載春秋,他不求名利,不慕虛榮,始終踐行著仁醫的準則,以醫效民。

      今日為文懷念殷先生,并不是為歌頌他,宣傳他。于我而言,在彌補自己內心一些缺憾的同時,希望殷先生身上始終閃耀著謙和、仁愛、篤學.....的光輝能得到傳承,亦讓每一個基層醫務工作者都有所思、有所悟,對自己的職業有全新的認識與追求。
Top 成年人com日批软件91_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亚洲精品蜜桃_91情侣在线精品国产_亚洲国产大片在线观看